歷史之下:懸崖之上

歷史之下:懸崖之上

其實對最近上映的電影都不是很感冒,可能是因為昨天感冒了,去看了《懸崖之上》。

沒有怎麼看過張藝謀的電影,有的那一點零星的記憶也滯留在兒時的中央六套了。於是就事論事,就電影而論電影。作為諜戰片,其邏輯清晰,情節完整,矛盾雙方對立焦點明顯,且反方高層高科長老練有謀,使得故事推進更為緊張,跌宕起伏。

電影人物形象鮮明,令人印象深刻。張憲臣剛毅、果斷、沉著,高行動力、高組織能力;王鬱姐成熟、冷靜,善於分析形勢;小蘭聰明聽話、勇敢;楚良飽讀詩書,十分重視感情,但涉世未深;而周乙,同張憲臣一般,只不過一個在明,一個卻在暗;高科長,老謀深算,不輕易相信任何人,善於察言觀色。電影誇張而又不至於過分地表現了共產黨特工的聰明可愛、捨身取義的形象,但另一方面,也毫不留情為他們留下致命的弱點。張憲臣睿智果斷,可以從隨口一句話套知對方來路;並且身手非凡,下手毫無猶豫。他的孩子,卻成為電影中的他唯一的弱點,因為一眼認出自己失散的孩子在街頭,本已逃脫特務追捕的他故道重返,最終被捕。楚良後期得知形勢,不斷發力殺敵,最後英勇殉職,但他一開始就因為小蘭被特務帶走而迅速慌了神,險些壞了事。而小蘭本來就是一個楚楚可憐的小女孩,即使臨危受命的她不慌不亂,但當她原想關心老張卻被老張大喝:“自己長點心眼!”的時候,眼淚卻不停在眼眶打轉。王鬱姐深諳世事,不斷躬身詮釋巾幗不讓鬚眉,而得知丈夫深困囹圄,子女在外流浪之時,卻獨自在洗手間落淚。不是故作瑕疵,自造矛盾,而是因為,這才是人性。因為人總有不理智的時候,有著排他的獨特追求,所以區別於動物、機器,它複雜了這個社會,但其實也是豐富了這個社會。

于和偉飾演的周乙在我眼中是電影中濃墨重彩的一筆。說到于和偉,第一印象其實是“接著奏樂,接著舞”。而電影中他是一名間諜,並且是安插在國民黨特務中,在敵人面前,他要殘忍、冷血,面對好友遭受酷刑不能夠有一點的面部表情,甚至眼睛都不能眨一下。玲瓏於黑暗中,逡巡於敵我兩方,洞若觀火,但卻不意味著他最好受。難!難不在困難,而在於進退兩難。明爭暗鬥,心理戰,逢場作戲,雖躲過一時,未必能躲過一世。但也正是如此,鞭策他去完成更高的使命。而在最後,張憲臣被槍斃時,他不由自主顫抖了一下,高科長立刻意識到了這點,緊張氣氛又再度上升。

所幸的是,在全篇的緊張後,導演留給了大家最後的溫柔。高科長暫不追究真正的臥底,“烏特蘭”計劃得以完成,日本人的慘無人道生物實驗將公諸於世,叛徒由周乙手刃,張憲臣的遺孤終得入奉母儀,而周乙將生的希望傳遞給了小蘭…

歷史是一個沉重的詞,妄加改動,失之毫釐則謬以千里。而電影本為虛構,只是借用了當時的歷史背景。虛則實之,雖仍帶有一絲理想化,但也把偉大革命黨人推向一定的高度,同時,尊重了歷史,沒有和歷史發生激烈碰撞。而在此論調下,去年上映的《八佰》則相形見絀。電影場面宏大,但邏輯鋪設令人迷惑,感覺是將許多場景逐個丟給觀眾,而堆砌成一座毫無骨架的建築。看完我雲裡霧裡,前因後果搞不明白,只有當我去了解了這段歷史,才知道這不是單純民族戰爭中將士的民族激情,而是每一個四行倉庫軍人的尊嚴,讓我深深敬服以致難以忘懷。而《八佰》在強行煽情,刻意體現軍人的視死如歸的同時和歷史本身發生了碰撞,弱化了軍人的剛毅、機智、果斷以及對懦弱上級的無奈,而我覺得這些才是它本該展現的,更能打動人心的。

太史公云:“究天人之際,通古今之變,成一家之言。”正視歷史,學習歷史,尊重歷史,會教會我們去努力向上,去感恩戴德。而感動,只能博取一時的淚水,卻不會有什麼鞭策作用。

#

評論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